Capri

在那不勒斯湾的Capri种满向日葵

哦嚯,没对上焦

老年生活

你前女友来了,你不见她,她就只好来找我了,我何其无辜……

毕业祝贺

我失去过一个朋友,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,也或者如我们共同的朋友所说:大家所处的环境不同了,想法也不一样了……最终就分道扬镳了。我想过也许会和很多人失去联系,唯独没有想到过与她会这样相互的,杳无音信。各奔东西以后,热络的联系渐渐就少了,跨越北京城的相聚再也没有,她去了旧金山,让我要去看她,我去了,可是已经无法联络,看到了她的学校,我还想,万一碰到了,会不会场面尴尬,如果能相逢一笑,也算不错……以前常去她父母家,可是她父母搬了家,也不敢和叔叔阿姨打电话,想问问外婆是否还健康爽朗,想聊聊以前送给外婆的植物都长得还好吗?又明白她的性格,会觉得家人被打扰,于是,早已成习惯的那些对长辈的节日问候,也就这么停了下来……完全断了联系,只偶尔从朋友那里听到她的消息。最近听说,大概也就是我在旧金山那几天,她在那里参加了毕业典礼……错过了,大概也是没有缘分了,每每想起,总觉得可惜,但是也只能可惜了。
毕业祝贺,祝我们,都好吧。

本来想说环球影城四重奏,想想又觉得不太对

日落大道的傍晚

白云机场

早上起来莫名其妙的觉得自己被全世界遗弃,嚎啕大哭一场

折树枝的孩子
肆无忌惮,无人管束

清空白日放烟花

一脸懵的同事

西北旺霍金

重瓣晚樱

八棱海棠

这首歌真是很多情境下都可以送出……

“这个冬天 最后一夜

我和你都在追赶开往春天的地铁”

白花重瓣麦李

西府海棠

北美海棠

一个随时进入工作状态的人

楼下的玉兰开得很好看

有没有镜子的感觉?

目睹同事的休闲活动

© Capri | Powered by LOFTER